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练家 > 三百六十二 赤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u.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在黎明思考之际,塔里的往生者传来了动静,黎明分出心神看去,原来是鹰山仁又选择了挑战第二轮试炼。

  目前往生者与关主两方人数阵营对比,往生者的数量要远少于关主一方,黎明斟酌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暂时不按排位来给往生者选择对手,而是按照他个人的想法来。

  既然是试炼,双方当然最好是势均力敌,或者是优势在关主这方大一点才对得起“试炼”二字,黎明不会完全不给往生者机会,前提是这个往生者是对自己现在的世界没有威胁的情况下。

  往生者有没有威胁,这一点也很好分辨,因为作为塔主,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易看穿往生者的想法,再加之他熟悉他们往生者每个人的身世,也能据此判断他们每个人的品性如何。

  鹰山仁是个非常有坚守的假面骑士,黎明知道对方这么努力又这么急切,其实都是想拯救自己的世界,挽回他世界发生过的那些悲剧。对于这样的人,黎明是愿意给予他机会的。

  “关主的话……就它了吧。”黎明摇摇头,心念一动,为鹰山仁安排了二轮试炼的对战空间。

  ……

  鹰山仁又一次踏入了试炼空间,这次的对战地形是湖泊,湖泊上有各种各样的立足点,如岩石、巨大浮萍、木头等。

  而它的对手,这次只有一个。

  貌如传说中的瑞兽,水麒麟,模样似犬,水蓝色的肌肤正如澄澈的湖泊颜色,紫色如云朵般的毛发在蓝宝石头冠的之后飘飘扬扬,轻灵矫健,如云般轻巧,如流水般灵活,其名,水君。

  水君在现实世界拥有净化、治愈和冰洁的权能,拥有这些权能的水君也只有它这么一只,人类中还流传着它是“北风的使者”的敬称。

  不过,最近这些年,有些水君不太争气,以至于它水君的名声有些被败坏。

  这很不好,白瞎了凤王大人赐予的力量。

  “嚯……又是没见过的对手。”鹰山仁轻轻挠着胸口上的三道疤痕,脸上流露出玩味的笑容。

  随后,试炼准备开始的指令从双方心间蕴开,三张debuff的卡片出现在水君面前让水君随机选择。

  水君随便了一张,然而水君的运气好像不太好,因为选中的debuff是让鹰山仁的特殊攻击能力下降,而身为烈咬陆鲨的鹰山仁本身作战风格就不依赖特殊攻击的手段战斗,主要还是靠近战。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鹰山仁就获得了优势,自从水君成为宝可梦关主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模拟试炼之中,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个体的能力,都有了破茧重生般的飞跃进步,它本身在现实中就拥有单挑道馆馆主的实力,一番强化后,它现在都有信心和天王训练家正面碰一碰。

  这场试炼,注定是一次势均力敌的鏖战。

  ……

  最终,鹰山仁以微薄的优势战胜了水君。

  当水君离开湖泊的范围,为了乘胜追击,想要快速击败被重创的鹰山仁,来到陆地河岸时,水君就注定了败绩。

  鹰山仁显然是属于绝境中爆发的类型,越到紧要关头,原本把握住战局的水君就越不该托大,抛弃了水面主场的优势,和被重创的鹰山仁在陆地上战斗,可惜水君并没有认识到鹰山仁身上这奇特的一点,因而丢了胜利的果实。

  如此一来,鹰山仁也获得了来到迷雾世界的“通行证”,他在胜利回归到自己的房间后,在房间里看到了凭空出现的一扇大门,随后通过大门来到了塔外的世界。

  终于能走出昏暗的往生之塔,在花花绿绿的世界里呼吸新鲜空气,观察另一个世界的特殊物种,鹰山仁得到了短暂的治愈和放松。

  直到鹰山仁遇见了人类关主,一个红发的英俊青年。

  “鹰山仁?”红发青年见到他以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扔出了精灵球,摆出了要和他“白头”的架势。

  “是那个叫银的关主?”鹰山仁暗暗嘀咕,他本身就是人狠话不多的类型,见对方要打,他也直接亮出利爪,干了上去。

  刚赢得一场胜利的鹰山仁内心有股自信,可谁知和阿银打过以后才知道,自己还是有些得意了,这个阿银很强。

  阿银只出了一只红色的暴鲤龙就将鹰山仁击败,期间双方都使用了MEGA进化的力量,鹰山仁主要输在了对方的冰冻牙和暴风雪一招。

  然而,出乎鹰山仁的意料,阿银只是将他击倒,却并没有直接杀他,把他送回往生之塔中。

  “为什么不动手?”鹰山仁有些好奇。

  阿银摇摇头,平淡的说道:“我本来就只是想试试你的深浅而已。”

  鹰山仁笑了,他从阿银身上找到了一点熟悉感,对方有点像注入amazon细胞后,还没有遇见七羽姐的自己,不过对方是面冷心热,没有自己那么狠,但总体上来说,理性冷酷的一面和自己有些相像。

  “说说看吧,我想知道你前生的故事,就当是作为我战胜你之后,从你身上收取的报酬。”阿银一手插着口袋,唇角一歪,连他都没有发觉,他现在的模样和行事作风,越来越像自己的父亲。

  “嚯,有意思。”鹰山仁挠了挠自己胸口的伤疤,轻笑出声,他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原地盘坐起来,用耍无赖的口吻说道,“在往生之塔里待的太久,都快把我的嘴巴淡出鸟来了,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吃的?我不挑食,当然也把我当畜生,随便乱投喂。”

  阿银皱了皱眉头,并不是觉得鹰山仁欠揍,而是他随身并没有什么吃的,目前他在神华研究所里居住,吃好喝好,当然也不会有什么零嘴需求。

  可现在他又不好下线去找人帮忙做饭,毕竟他也怕鹰山仁这鸭子飞了。

  沉吟片刻,阿银想到了一个主意,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有树果,你要吃的话,就跟过来。”

  “嘿……你随身没有吃的?”

  “没有。”阿银面无表情的回应,心想下次睡觉前可以在床头放一些吃的,没准也能像套鹰山仁一样,再套几个往生者。

  “嘛,算了,有果子吃,好过什么都没有。”鹰山仁起身拍拍屁股,跟在了阿银身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现在死都死了,还彻底变成小怪兽了,有个能正常吃的东西吃就不错了,不奢求太多。

  来到隔半小时就刷新一次果子的树果林,鹰山仁眼睛一亮,好多从没见过的果子映入眼帘,他每样都摘了三、四个,最后堆了一小堆,也不在乎洗没洗过,坐下来后,拿着一个就直接吃。

  “现在可以说了吧。”阿银看着吃得眼睛都弯起来的烈咬陆鲨,嘴角微微上扬,问道。

  “急什么……听我慢慢说嘛。”鹰山仁眯着眼看向对方,随后放慢了咀嚼的动作,微不可察的从鼻中发出一声轻叹,一边回忆从前,一边将自己生前的故事娓娓道来。

  ……

  “呵。”黑发寸头,身材健壮挺拔的中年人,眉宇神态间,阿银与其有几分相似之处,他面对着一片丢失了物理法则的扭曲世界,站在这世界中一块悬浮的岩石之上,看着面前一位蓝发刺猬头的中年男人。

  两人年纪相仿,神态仪表方面若有共通之处,一人黑西装左胸口处紧扣着红色的R字徽章,另一人银色外套同个位置则有一个被叉划去的橘色“G”字。

  “赤日,想找到你可真不容易。”坂木淡笑道,手里的精灵球抛起抛落,内部的大针蜂隔着精灵球都仿佛往外散发着致命的气息。

  “R。”赤日扫过坂木胸口的徽章样式,也就此得出了面前生人的身份,他淡漠的说道,“火箭队的首领来到这里,请问是有什么见教吗?”

  “非常抱歉没能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就是火箭队的现任首领,坂木。”坂木微微垂眸,略表歉意,随后继续神色从容的轻笑道,“我来到这里,是来请你出山,助我一臂之力的。”

  “我对火箭队统治世界的愿望没有兴趣,对于我来说,这里便是我心灵的归宿,我当初成立银河队的心愿在这里已经得到实现了。”赤日一口回绝了坂木的邀请。

  坂木对此并不意外,只是插着口袋,绕着这块不大的浮岩踱步,缓缓说道:“你知道往生会么?”

  “我对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不感兴趣。”赤日如旧平淡,心思没有一丝起伏。

  “看来你并不知道这个传承久远的世界性组织啊,其实他们也拥有一统世界的打算。”坂木注意到赤日的眼睛在跟随自己,他慢慢停下脚步,侧身站在赤日面前,转过头道,“而且要做的比我们火箭队更绝,他们想直接掌管这个世界所有的生死,不只是我们这群凡人,包括传说宝可梦都在此列。”

  赤日微微诧异,先是静默了几秒,像是在思考坂木话语中的真实性,随后才说道:“所以,你打算如何?”

  “当然是阻止,或者破坏他们的计划。”坂木轻笑道。

  “呵呵,你觉得掌控世界所有生命的生死,这种事情真有可能吗?”赤日背着手问道。

  “不知道,但我觉得是真的。”坂木看着毁坏世界里扭曲畸变的空间环境,平静说,“况且,我们这样的人,见了这么多奇离古怪的事,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是不是真的,你只要出去了,就一定能用你的眼光去分辨真假。况且,就算你觉得再不可能,考虑到那么一丝可能性,那么你如今心灵的寄托都会受到那个组织的威胁,比起相信那个组织,相信我不是更好吗?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是我统治世界,我不会对你和你珍惜之物下手。”坂木认真说道。

  都说,银河队的首领赤日,曾经是一个感情寡淡、冷漠厌世的人,但坂木从知道赤日毫不犹豫的解散银河队,然后毅然决然的住进毁坏的世界并再也不回头的消息之后,坂木知道,这个人的心里已经有了正常的波动,对方有了为人的心灵,尽管可能不成熟。

  但不成熟才是最好,因为这意味着可以引诱。

  赤日凝视着坂木认真的眼神良久,嘴角微翘,道:“确实如此,不过你觉得我会甘愿加入你的队伍吗?”

  “不,我觉得你似乎是误会了什么,我并不想让你成为我的手下,让你成为手下,实在太浪费了,我想的是让你成为我彩虹计划的盟友,合作的伙伴。”坂木呵呵笑出了声,摇头解释道,然后向对方伸出了合作的手。

  “盟友吗?”赤日喃喃念道,看着坂木伸过来的手,却没有第一时间握住,而是轻轻叹了口气,将脸色冷漠,说道,“合作的话,那可就要看你的实力了,让我见识一下吧,你的实力。”

  “战斗吗?”坂木抛球的动作一顿,将精灵球握在手中,笑容舒展,“我是没问题,但你的精灵还在吗?”

  “曾经的手持宝可梦,我都已经放生了。”赤日一脸平静的说。

  说着,赤日却突然话锋一转,气息如利刃出鞘,森然道:“但,这都没关系,因为我结交了一个很棒的朋友。”

  吼!

  话音一落,一声凄厉森然的吼叫响彻整片空间,如厉鬼哭嚎,一个巨大的影子如流动的墨水般出现在赤日背后,它慢慢形成形状,头部的部分闪耀着冷酷的红光。

  “呵呵呵,冥王龙,毁坏世界的主宰者,骑拉帝纳吗?”坂木笑了几声,将大针蜂从精灵球中释放出,面对着慢慢显露出身形的巨大传说宝可梦,眼中毫无惧色,“你还真是出了一道困难的考题啊。”

  唰!

  大针蜂疾速振动翅膀发出如跑车引擎般的响声,闪身至坂木身前,倏然间与坂木胸口的R字徽章的核心部分交相辉映,绽放出虹色的光辉,形态骤变,手足都变化成富有威慑性的圆锥枪头,尾部的尾针也成了带凹槽的锥形枪头,整个宝可梦赫然变成了一架专为厮杀而生的战争利器。

  吼(嘶啤)!

  大针蜂与骑拉帝纳四目相对良久,在久久的沉默中忽然爆发出怒吼,同时朝彼此扑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